新华社:马拉松一场草根的狂欢 奔跑背后的力量

2019-12-25 09:16:21 互联网资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新华社:马拉松一场草根的狂欢 奔跑背后的力量

新华社北京10月19日体育专电 题:马拉松,草根的狂欢 奔跑的力量

新华社记者贺灿铃

如果投票评选国内最接地气的体育项目,我不会选择足篮排或者乒乓球,倒是会把马拉松排在三甲之列。

早在半年前,周围就有不少小伙伴就筹划着要参加北京马拉松,北马名额的抢手和稀缺,足以赶得上春运高峰的火车票。19日上午,那些报上名的幸运儿,在能嚼出烟草味的空气里尽情奔跑。

雾霾显然挡不住参赛者的热情,相反倒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注脚。戴着口罩、防毒面具和各种稀奇古怪装备的参与者,以这样一种行为艺术的方式,尽情展示来自草根的狂欢。

一般的体育项目,是多数人看着少数人玩的游戏。偶尔会有不甘寂寞的看客冲进场内,立马会被保安制服,现场的转播镜头,也越来越倾向不给搅局者任何露脸的机会。而马拉松由于参与人数多,动辄好几万,人人都是镜头前的主角。无论身份高低贵贱,运动能力强弱,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出发。率先撞线固然可喜,但参与体验更弥足珍贵。不像有些贵族化的运动,通过苛刻的规则和准入门槛,刻意拉开伪上流社会和草根的距离。

近年来大众对马拉松高涨的热情,使得不少马拉松比赛都带有浓郁的Cosplay真人秀色彩。一个普普通通的参赛者,他的身份,可能是某公司里低三下四的小职员,一线城市里没有固定不动产的穷屌丝,或是在相亲市场屡屡失意的凤凰男。除了在虚拟世界里充当匿名的键盘侠,便是借着马拉松,在现实世界进行幽默自嘲的行为艺术表演。2012年的北马,一位赤裸上身、涂着征婚广告、穿着黑丝的男子,成功地在镜头前自我营销——越来越原子化的个体,孤独症候群,迫切需要展示自我的空间,并渴望来自社会的反馈和互动。

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参加马拉松可不是为了哗众取宠的出位表演。生命在于运动,自古以来,人类就对奔跑这种简单的运动形式,有着特别的偏爱。中国古代神话里,有夸父追日的故事,夸父为了把太阳摘下,便与太阳赛跑。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挡不住古人的好奇心和努力追逐的脚步。而马拉松的起源,则是在发生马拉松海边的希波战争,雅典士兵菲迪皮茨飞速跑回雅典报捷,说完“我们胜利了”就倒在地上死去。阿甘比夸父和菲迪皮茨要幸运,这个智商平平的小子,愣是不知疲倦地跑遍美国。

神话传说和电影虚构,是高于生活的艺术表达。永不停歇,坚持奔跑的人类精神,却极富感召力,给无数没有背景和地位的普通人以正能量的激励。你可能因为脑子不够灵活,腿脚不够好使,资质平平,没有亮点,成为被遗忘的大多数。但在看似没有终点的漫漫征途上,如果坚持以不离不弃的精神力对抗前路茫茫的未知,就有可能从一万个放弃的人里脱颖而出——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被幸运垂青的马云。

所以,还等什么,一起奔跑吧。北京能治疗好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甘肃哪家中医院看癫痫癫痫发作面色青紫没有记忆河北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